从上瘾到爱情:我们迷恋的是什幺? !

愉悦,抑或对愉悦的渴望

在1953年的一场老鼠实验,心理学家Olds和Milner把小电极片装到老鼠的脑袋,以便可以用电流波刺激脑中的某一部份。由于阴错阳差的结果,他们无意间发现当他们送出刺激时,小老鼠就像发狂似的等待下一次的刺激,就连已经饿了一天的老鼠,也可以完全忽视啜手可得的食物,只为了等待再次的电流刺激。

这使Olds和Milner认为了他们找到了脑袋的「愉悦中心」,亦即脑中产生愉悦感觉的地方。之后在人身上重複类似的实验,也发现了产生的刺激会让人欲罢不能,如果直接把产生刺激的控制器交给受测的人,一分钟甚至平均按了四十下,连在饥饿的状态之下也完全不想进食,就像疯狂的上瘾一般。

然而,这件事情最大的惊奇之处在于:在之后的研究中证实,Olds和Milner发现的其实不是什幺脑袋的「愉悦中心」,而是「对愉悦的渴望」──受测试的人感受到的并不是愉悦,而比较类似于「如果再按一次,某种美妙的事物就会发生」这样的感觉。这其实是脑袋中的「奖励系统」(reward system)的一部分:藉由让我们产生对于愉悦与幸福感的渴望,去驱动我们的行为,让我们「Do it again」。

当脑袋发现一个可能获得对于生存与繁衍有帮助的机会时(譬如食物或是性交),脑袋中的这个部分,会分泌所谓的多巴胺(Dopamine),以便让整个脑袋停止其他的工作,把全副的注意力都转移到目前这个机会上来。最重要的,多巴胺所产生的,并不是「愉悦与幸福感」,而是「对愉悦的渴望」,这逼使我们去行动,去抓住这个机会,而不是什幺都不做,静静的享受愉悦。 

幸福,抑或永不停止的追寻

人生在世,不过短短数十载。每个人终日忙忙碌碌,像是在追寻自身的快乐,满足与幸福,但是到头来却时常发现幸福的时间极其短暂,而追寻却没有停止的一天。反过来说,即便遇到生命中重大的打击,几乎痛不欲生的痛苦,当时间过了之后,回头来看,却云淡风轻,似乎一切都不再重要。所以我们常听到:时间可以治疗一切。

人为什幺总是在追寻幸福呢?

而为什幺不管幸福或痛苦,时间都能沖淡一切呢?

从演化的角度来看,要最大化的增加个体的生存与繁衍,根本跟个体的愉悦或是幸福感一点关係都没有。换而言之,你体内的基因与演化的选择,根本不在乎你到底是幸福还是痛苦。它在乎的,是你有没有努力去做那些可以帮助生存与繁衍的行为。而这个以多巴胺为运作原理的回馈系统,正是扮演着这样的角色。藉由「追求愉悦的渴望」,驱动着我们每一个人,努力去完成能够帮助生存与繁衍的行为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如果个体一直沈浸在幸福感当中,反而是有害的。因为如果身处在幸福当中,最棒的行为就是什幺都不做,谁又会努力去付出任何行动呢?  

在一场负鼠(opossum)实验中,实验者随机选择一些负鼠为「彩卷中奖者」,给予牠们大量的食物,负鼠会利用这天上掉下来的礼物,享受多一些的空闲时间吗?并没有,他们马上多生下许许多多的小负鼠,直到他们跟以前一样忙碌为止。

永不停止的追寻,是演化与基因所设计的一个局。

渴望,抑或渴望想像中的愉悦

如果真正驱动一个人欲罢不能的,是对愉悦的渴望,而不是愉悦本身,那所渴望的「愉悦」,就绝对不是真正的愉悦,而是我们自身对愉悦的想像(当然,愉悦本身也是一种感觉,所以这边指的是对这种「心理真正感觉」的想像)。所谓的上瘾,假设抽菸好了,固然抽菸的感觉可能很美好,至少是短暂的美好,但是会让我们上瘾到无法自拔的,却更多是对想象中「抽菸会获得的感觉」的渴望。 

这就说明了即便是上瘾的人,也是满足的时间少,焦虑,等待,以及痛苦的时间多的多。因为在大部分的时间,内心里佔据的是对于「想象中那愉悦感觉的渴望,而不是愉悦本身。等到真的放纵自己,享受真正的愉悦,那样的愉悦也许跟之前「想像中的愉悦」有不小的落差。真正愉悦的感觉可能是如此的短暂,所以在下一次的放纵之前,中间是仍然是漫长的焦虑与等待。

爱情,抑或自我的投射

根据目前的研究,当男女在爱情当中,脑内的多巴胺分泌亦会大量增加,这种情况与上瘾十分的类似。如果说爱情(以及伴随着亲密的欲望)与上瘾的生理机制是相似的,那也许驱动我们的,其实是我们对爱情的渴望。而我们内心中的美好的那个人,其实是我们内心对爱情想像的投射。

这个观点其实并不算罕见。为了说明这个观点,我想利用一位中国记者兼两性作家「包士山」提到过的例子──「梁思成,林徽因,与金岳霖的三角恋」:

爱情与上瘾,也许真正迷恋的,都是心中那个投射出来的愉悦,或是投射出来的完美爱情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